江戸狂言

我有一万个无意义的小秘密,怯于透露,又渴望分享。

“极端的美是摧毁性的,人工不可制作,也不能负担。万一它偶尔在某一刻出现在人的身上,那是不祥的。”

好想看更多的搞笑对话体文啊啊,我都开始收集表情包脑补剧情了💦

有时我们不再想看摆在热闹橱窗里的杰作,它们似乎在太多忧愁目光的注视,太多附庸风雅的自我吹嘘下被过度普及了——有些人越是什么都没看过就越是声嘶力竭表达崇敬。 ——《什么是杰作》夏尔·丹齐格

谢谢你们
虽然不知道谢什么
谢谢世界有你们
你们是唯一的光
世界真好

zqsg遭雷劈

我内心荒芜 没有蠢蠢欲动的小草要破土而出
心尖痒痒的感觉 好久没有了

【宜嘉】形婚之爱 第二十章(第一季完结)


空小空:

∪(空式鞠躬)周末好呀!


∪熬到尾章啦,恭喜里们!


∪本章字数 5393字






——第一季前文及文集合






(先婚后爱)




人设及人设图:K公司总裁段×市场部员工嘎




————————分界线————————





李深坐在王嘉尔对面,笑盈盈地看着他






王嘉尔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时不时动一下放在身后的帆布包,手机还处在和朴珍荣通话当中。他相信朴珍荣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






服务员敲门进来,端上一盘又一盘菜肴,王嘉尔却没有任何胃口,只是直直地看着李深,眼里透露出来的是一丝忐忑而又不畏惧的姿态。李深看了一下王嘉尔,拿起桌边的红酒,走到他身边,给他倒了起来。王嘉尔说了一句






“李组长不必那么客气的,我是您的员工,我自己来吧……”王嘉尔说着就想抢过红酒瓶,自己倒起来。却被李深一把拦住了




“别别别……说了请你吃饭,你坐着”,李深身子又往前凑了凑,王嘉尔往椅背贴了贴,尽量不让李深碰到他,也担心他发现自己的手机在通话当中。






李深倒完酒,回到了位置上,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让王嘉尔吃东西






王嘉尔真的很想走,但又必须知道他到底想跟他说什么关于段宜恩的事






“李组长”王嘉尔下定决心一般,他看向李深,问道“你到底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吧”






“别急嘛,嘉尔”李深夹了块菜说道,然后看了看王嘉尔,挑嘴笑了笑






“这么一桌子菜,不好好享受一下吗?”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什么胃口”王嘉尔挑明了说,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人在耍什么花样






“是吗?”李深放下筷子,喝了口酒,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一个抛物线扔到了王嘉尔面前






“王嘉尔,好好看看吧”













LA的中午还是很阳光明媚的






段宜恩难得回家,和家里人进行了午餐之后,就在自家院子里坐着,院子里的花香,让人觉得很舒服




早知道应该把王嘉尔带过来的,段宜恩心想




正在出神之际,一只手将一瓶饮料递到了段宜恩面前,段宜恩愣了愣,抬头就看见了Annie看向自己,示意他接过饮料






段宜恩接过,放在了一边,问道“有事吗?”






Annie顺势坐到段宜恩旁边,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






“Annie”段宜恩拿起饮料瓶把玩着,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么多年,我不相信没有人追你”






“当然有”Annie笑了笑回答






“那就去找属于你的幸福啊,花时间在我身上,不值得你这么做”






Annie沉默了一会儿,说道“Mark,要是换以前,我肯定还会死缠烂打地追你”






“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我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幸福,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你……”






“I know”Annie看向段宜恩笑了笑,“你是怕我还想不开呢?”






“我给伯父伯母也添了不少麻烦,我希望,不再这样了,但是Mark,你能不能不要躲着我,我只是想见见你。仅此而已”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






段宜恩看着Annie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妹妹长大了啊,哈哈”






“那当然,不能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






“我还没见过你那位呢,什么时候我也瞧瞧?我大学快毕业了,指不定哪天就回澳大利亚去”






“OK,下次有机会让你见见”段宜恩看着手机,发现金有谦貌似给自己发了信息,她准备上楼用一下电脑。Annie也起身说道“工作吗?我去帮一下伯母,你去忙吧”






段宜恩点了点头,既然和Annie谈开了,他也算是舒了口气。不过金有谦到信息内容看起来很急的样子,不知道除了要求的东西,这孩子还有什么事要告诉他







金有谦在房间里准备着电脑,和段宜恩视频通话






发了一大堆消息,他急得来回踱步。看了看墙上的钟,快接近晚上八点多了。






就抓前二十分钟的时候,他收到了朴珍荣打来客厅的座机电话,硕王嘉尔出事了,他得赶紧过去找他,让金有谦好好呆在家里,跟段宜恩知会一声






具体情况,朴珍荣只告诉了金有谦,王嘉尔去见李深了。其他的情况他也不清楚,金有谦从楼下接了电话后,就心绪不宁






老天啊,这种坏事为什么要发生在两个哥哥身上,一个出差因为公司问题未归,现在另一个又没看好去见了最不能见的人。






视频请求终于发了过来,金有谦赶紧打开,就对上段宜恩疑惑的神色






“怎么了有谦,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了么?”






“出事了啊哥!你现在能不能赶快回来?嘉尔哥去见李深了!”






“什么?!”段宜恩惊呼道,然后冷静下来问向金有谦“先别慌,有谦,东西拿到了吗?”






“哦哦哦,在这里,我传给你”金有谦将u盘拿出,插入电脑,将今天拷贝的资料发送给了段宜恩,大概过了五分钟,段宜恩才算成功接收到了文件。然后开始问向金有谦,语气里尽是紧张






“你把事情好好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看住嘉嘉吗?”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太累了就想回来休息了”金有谦突然想起来U盘里还有一份文件,他按了发送键给段宜恩,说道“哥,你先看看这个,这是今天我去拷文件的时候发现的,在李深的电脑上”






“什么东西?”段宜恩接收到了文件,他打开,发现里面全是王嘉尔的生活照片,日常出门的,还有上班的,滑到最后,段宜恩发现了一张貌似拍到了他和王嘉尔一起的照片,像是刚从超市出来的






没记错的话,这就是那天晚上两个人去超市买东西时候的时间,衣服,大概的东西也都能够对上。






段宜恩的手不自觉有些颤抖,他尽力遏制住自己的担心情绪,跟金有谦说道“我是下午的飞机,到家里应该也是凌晨或者早上了,这件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珍荣哥,是他告诉我的,他现在在去找嘉尔哥的路上”金有谦回答道






“好,你在家等消息,有什么第一时间就告诉我”






金有谦点了点头,关掉了视频通话,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王嘉尔不要有事







这头,王嘉尔拿起了李深丢过来的文件袋,旋开信封线,从里面掏出了一沓照片






王嘉尔一张张仔细看,都是他和段宜恩的生活合照






“李组长,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王嘉尔拿着那些照片,眼神愤愤地看向李深,说道“李组长,这些好像是我的个人隐私,你私底下调查我?有意思么?”






“当然有意思,嘉尔”李深抱臂,看着王嘉尔说道






“不调查我还不知道,原来你是段总的爱人啊”






“……不是”






李深起身,边走边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不是?不可能吧,我都调查得清清楚楚,无论是你为什么来K公司工作,为什么每一次我跟你说话,都会有人适时出来拦住,这些,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李深走到王嘉尔旁边,一手撑住桌子,低下头说道






“王嘉尔,段宜恩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留在他身边?”






“李深,你不要太过分!”王嘉尔站起身,抓起帆布包,往后退了几步。李深依旧咄咄逼人问道“我过分?段宜恩才过分!先是抢了我的位置,再来就是调查我,现在又是把你占据在他自己身边!”






“李深,就算没有宜恩,你也坐不上那个位置”




“我们结婚是我们两个自愿的事情,不关任何利益问题”






李深突然冲上前,抓住了王嘉尔的手腕,王嘉尔想一拳打过去,却被李深另一只手扣住了手腕






“王嘉尔,我对你什么样的感情,你应该清楚的”






“放手!信不信我揍死你!”王嘉尔急红了眼,对着李深吼道






“嘉尔,段宜恩不适合你,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啊,你那么努力来到公司工作,跟他完全是不一样的性质,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不是吗?”






“闭嘴!李深!你什么都不知道,别给我用你那张嘴胡乱评论!”






“嘭!——”房门被人踹开,朴珍荣从外面冲进来,看到李深抓住王嘉尔抵在墙上,二话不说就拽开两个人,一拳打在了李深脸上。李深的嘴角立马出血,脸也乌青






“李组长,你太过分了!”朴珍荣还想打他,想到身后的受了惊吓的王嘉尔,又低身问他有没有什么事






这时候,李深拿起了桌上的红酒瓶,准备往朴珍荣身上砸去






王嘉尔用手挡住了,玻璃碎片划伤了他的手,朴珍荣看到这样的情况,揪着李深又是一拳






“算了,珍荣,我们回去吧,你送我回去,我累了,求你了……”






朴珍荣愤怒地把李深扔到地上,暗骂了一声垃圾。他可不怕李深,就算被开除了,家里也有事业待位呢,不在乎这样的职位,尤其还是在这样的人的管理下工作






“王嘉尔”李深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段宜恩越飞越高,迟早有一天,他会抛弃你的!”






王嘉尔拉着朴珍荣顿了顿,然后这个是,回答道






“你错了,李组长”




我爱他,我相信他,他永远不会是那样的人”






语毕,王嘉尔拽着朴珍荣,离开了一片混乱的包房







金有谦在家等着消息,收到朴珍荣电话的时候,朴珍荣正开着车送王嘉尔回去的路上






“珍荣哥!”




“有谦,没事了,别担心,我接到你哥了”




“嘉尔哥么?哥!你有没有事!”




“没事啦,有谦……哥等一下就到家了”






朴珍荣将手机递给王嘉尔,他接过去安慰金有谦,怕他担心






“……啊,太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金有谦松了口气,说道






“挂了啊,你要是困了就休息吧”没等金有谦说完,王嘉尔就按了挂断键,结束了通话






车内恢复安静






刚刚朴珍荣带着王嘉尔到附近的小诊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手上的伤口,就开车送他回家了






一路上,朴珍荣都在说着王嘉尔






“你说你,都让你不要去了”




“幸亏还留了个心眼给我打了电话,不然我看你今晚怎么办!”






“……好了,珍荣,别再说了”






王嘉尔手按了按眉心,不禁觉得有点累






“我睡会儿……到了叫我吧”






朴珍荣见王嘉尔一副倦容,摇了摇头,“好吧,你休息吧”






应该是刚才事发突然,吓到了吧









段宜恩与父母相处了一个中午的时间,这会儿就要告别了






“走这么急啊”段妈有点舍不得儿子






“嗯,放心吧妈妈,下次把嘉嘉一起带回来”段宜恩安慰妈妈的心,然后看向段爸说道“那么,拜托您了,爸爸”






“好,放心吧,三个月应该差不多了,你要注意身体,和嘉尔好好的”






段宜恩点点头,刚想上车,Annie跑出来,说道






“Mark,注意休息,工作别太辛苦”






段宜恩愣了愣,然后笑着回答道






“OK,dont worry”






他坐上车,启动车子,向家人挥手告别,然后打着方向盘,驶出车子,去往机场






一路上他的手紧紧抓着方向盘,戴上了蓝牙耳机,给金有谦拨通了电话






止不住的担心,因为想快点见到王嘉尔的情况,他还让小宇改签了机票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






等我啊,嘉嘉




我不允许你有事













金有谦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急急忙忙去开了门,就看到朴珍荣扶着王嘉尔,金有谦赶紧接了过来,王嘉尔一点点挪步进家里






“啊,我就不进去了,有谦啊,好好照顾你哥”






“嗯嗯,会的,谢谢你,珍荣哥”




“今晚……谢谢你了,珍荣”






“客气什么,老友了都”朴珍荣拍了拍王嘉尔,然后转身“走啦”






边走边挥手,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车子引擎的声音






金有谦扶着王嘉尔,来到了客厅,他看到王嘉尔的手缠着一节不算厚也不算薄的纱布。他让王嘉尔坐在沙发上,自己则是跑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






“……哥,喝水”金有谦给王嘉尔,他接过去,喝了一口






甘甜的水滋润了刚才干燥的口腔与喉部






王嘉尔叹了口气,看向手上的伤,回到家,莫名有种放松下来的感觉






“哥,手疼不疼啊……”金有谦碰了一下,王嘉尔摇摇头,对着金有谦失笑






“不疼,没事”王嘉尔见金有谦自责的样子,安慰道






“都怪我”金有谦说道“Mark哥走的时候,明明吩咐我保护好你的!”






“哈哈,真的没事啦……我想去睡一觉了,有谦你也早点休息”






王嘉尔起身,拿着帆布包,一步一步地走上楼,回房休息






剩下金有谦在客厅,看着他哥疲惫的样子,心疼得很






王嘉尔回到房间,把包挂好,从衣柜里拿了套睡衣,去到浴室,小心翼翼避开手上的伤口,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尽管不太方便,但还是完成了这繁缛的工作






王嘉尔坐回到床上,呆了呆。从帆布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下信息,也没什么事儿。他点开微信界面,想发信息给段宜恩






Wechat:






Chesse杰尼:宜恩,你怎么样啦?






王嘉尔尽量保持欢快的语气,他不想让段宜恩觉得他有什么事情






过了十几分钟,没回复






王嘉尔敲了几个字,想了想,又删除,又敲下,最后还是发送出去了






Cheese杰尼: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很爱你,我爱你知道吗?段宜恩






王嘉尔躺在床上,打完微信的消息,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累人了









早晨的阳光不刺眼,但很温暖






王嘉尔不知道睡到了几点,手上的伤口还是挺疼的,他在床上往左边蹭了蹭,抱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王嘉尔眯着眼往上看了看,好像是段宜恩






算了,做梦也梦到他,真是的






王嘉尔抱紧了来人几分,段宜恩低低笑着,又怕吵醒了王嘉尔






“不要动啊……”王嘉尔吧唧嘴,说着梦话






“好,不动~”段宜恩抱住王嘉尔,想哄小孩一样一点点地拍着他






“???”王嘉尔觉得不太对劲,就算是梦,也太真实了吧。王嘉尔突然醒过来,一起身,就看到段宜恩温柔地笑着看向自己






“宜恩?真的是你?”王嘉尔掐了下自己,确保自己还不是在梦中






“是我,嘉嘉,别掐自己啊”段宜恩抓住他的手,然后说道“我快天亮时候回来的,来房间看你,怕吵醒你,就……”






段宜恩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嘉尔抱住了,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段宜恩感觉到王嘉尔哭了






“嘉嘉……?宝宝?别哭啊”段宜恩抱着王嘉尔,侧头去看,然后让他坐好,纤长的手抚上他的脸,给他擦着眼泪






“没哭……就是想你了,你就出现了,太好了……唔”






王嘉尔哭得段宜恩实在是心疼,便一把低头吻了下去






等到王嘉尔觉得不能呼吸的时候,段宜恩才离开他的唇,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是出差一星期么?”




“有谦给我说了,你去见了李深,我怕你有事,就赶紧回来了”




“喔……”




“而且呀……我下飞机后还收到了这个~”






段宜恩掏出手机,划到了微信界面,王嘉尔定睛一看,就是昨晚迷迷糊糊睡着之前发送过去的信息






“啊啊啊!”王嘉尔说着就想把手机抢过来,段宜恩按住他,说道






“哎哟,怎么了嘛,跟自己的爱人表个白有问题吗?”段宜恩坏笑着看向王嘉尔,当事人脸一阵比一阵红






“我……哼!”王嘉尔干脆转身不理段宜恩,段宜恩见他生闷气,把手机放下,然后从背后抱了抱他,悄悄在耳边说道“这种事情,还是我主动来说吧”






“啊?”




“我也爱你,王嘉尔,很爱很爱”






王嘉尔不敢置信,他转过身,两只眼睛大大的看着段宜恩,段宜恩吻了一下他的眼睛,以示真实性






王嘉尔不想说什么了,既然段宜恩这么说,那不会有假,他相信他






“……手疼不疼?”段宜恩拉起王嘉尔的手,心疼的不行






“不,不疼”王嘉尔很开心,疼也觉得开心











就这样,两个人下到客厅,王嘉尔跟段宜恩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段宜恩听后表情很淡定,内心却是想赶紧收拾了李深






“不知好歹的东西”段宜恩说道






“不过,你没事就好了……”段宜恩揉了揉王嘉尔的头发,眼神温柔地快滴出水来






“宜恩,我觉得我不能再去公司上班了,李深肯定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到时候你……”




“怕什么”段宜恩说道






王嘉尔疑惑地看向他,段宜恩说






“先吃早餐吧嘉嘉,等下跟你说明”






王嘉尔边吃早餐,段宜恩就跟他说了最近公司的情况,以及出差的目的,段氏要收购公司,然后……包括王嘉尔手机里的事情






王嘉尔气得面包啃到一半,拍桌子站起来,气鼓鼓地对着段宜恩说道






“你居然瞒着我!段宜恩!我们还是不是合法夫夫!”






“是啊”段宜恩笑着看着眼前的人炸毛“我有说不是吗?”






现在是,以后也一直会是的






“你你你,给我认真点,你居然对我做这种事,喔~我知道了,有谦也是你搞的鬼是不是!”






“啊……?哥,你怎么了”






刚睡醒,下楼想吃早餐的金有谦听见王嘉尔喊他,愣在了原地,看到段宜恩坐在餐桌上,他开心地说道






“啊!Mark哥回来啦!”






段宜恩点了点头,叫了下金有谦过去吃早餐






王嘉尔很森气,叼着块面包就往客厅外的落地窗走,段宜恩摇摇头,追了过去






“干嘛呀,吃完早餐好不好?嗯?”




“你别跟我说话”






段宜恩不说话了,王嘉尔又说到






“叫你不说话还真不说啊!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




“知道,知道”段宜恩把王嘉尔抱向怀里,“我都知道,这不是你不让我说话么?”






“我告诉你,你以后不准有事情瞒着我”




“好,我发四!”






王嘉尔扭过头,段宜恩被他可爱的样子甜到心里,他掐了掐他的鼻尖,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喔,对了,你既然不想回公司的话,那就别工作了”




“啊?”




听我说完,让你在家肯定不肯的呀~所以我们嘉嘉,开个咖啡店吧!”






王嘉尔愣了愣,然后眼睛亮亮地看着段宜恩说道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啦~”






王嘉尔开心地说不出话来,他紧抱住段宜恩,然后主动地往他唇上啵了一下






“啊啊啊,爱死你了,宜恩”






“喔?”段宜恩挑眉说道,“那既然我这么好,宝宝是不是要给点好处给我?”






“啊?什么好处?”




“我们结婚这么久……既然现在两个人都确定对对方的心意了,是不是应该……同房了呀~”






还没反应过来的王嘉尔愣了愣,随后就没好气地打了下段宜恩






“啊!你……”






两个人在外面打打闹闹,里面的金有谦喝着牛奶,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玩起了游戏






“哎,星座条什么的,果然不可信”






金有谦感叹道











谢谢你,及时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谢谢你,这么长的日子里,互相陪伴着走下去






第一季 完结.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形婚之爱的喜欢和支持,嘛虽然每次我都皮到忘我,但大家还是很耐心的看下去了,空式鞠躬。小空谢谢你们,小小地透露一下,形婚之爱第二季的剧情整体是甜向的,大家放心哈哈哈。这里就对两个人前期身份的故事说完了,打板!谢谢大家!w)




(故事还在继续)

Hug and Kiss 1

好多奶盖:

Hug and Kiss 1



-
ABO设定
明星段×少爷嘎
-




1


     “你刚回来不久,就把我给你新买的那辆跑车撞坏了!你说你怎么这么不长心呢王嘉尔?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爹地,消消气嘛。”王嘉尔蹦蹦跳跳地从沙发上扑到王爸身上撒娇,“我下次不会了嘛。”


     在王爸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又急匆匆地打断,“不过爹地啊,您这娱乐公司弄得可真厉害呀,我在国外的时候就听到MR.CHERRY了。”


      王爸很快被这个机灵鬼转移了注意力,咳了一声,“如果你要的话我就给你吧。”


     闻言,王嘉尔的头摇得跟鼓浪鼓似的,“我管理不来的啦。”


     “你!那你去斯坦福都学了什么!”王爸隐约又要发火的趋势,就在王嘉尔思考该怎么让他爸的火气降下去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俩。


     “进来。”王爸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瞪了瞪王嘉尔一眼。王嘉尔乖乖地坐到了沙发上。




     “王董,您叫我吗?”




      从门外侵入的信息素味像是龙舌兰酒混着酸橙、青柠汁,还有一点苦麦汁。这让王嘉尔想到了曾经去伦敦游玩时,在酒吧里点过的那杯贵得要死的亿万富翁玛格丽塔。


      他感兴趣地转头看去,门外的人染着棕发,长得又漂亮又英气。内心不禁暗哼,长得像个Omega一样,凭什么拥有这么好闻的Alpha信息素味。


     仿佛感觉到王嘉尔的轻蔑,那人把视线移向了他。王嘉尔尴尬地转头看向窗外。


     “听说你要休假?”王爸问道,示意那人坐下。


      感觉到旁边的沙发凹陷,浓郁的龙舌兰酒味进入王嘉尔的鼻腔。作为Omega的他一下子跳了起来,“爹地!你让一个Alpha坐我旁边?”


     “你还知道你是Omega?”王爸似乎又要长篇大论教训他那个不乖的Omega儿子,但看到Alpha在,也只好硬生生憋了回去。


      王嘉尔气鼓鼓地坐下了,挪着屁股摆着嫌弃的表情到了沙发边,缩成小小一团。


     “我想去美国看看我的父母。”旁边的Alpha说话了,声线温柔。


     “我知道你已经很久没见他们了,但是Mark你还在上升期,要多活动才能让人们记住你啊。”


      这句话让整个办公室陷入一片沉寂。缩在一边的王嘉尔难耐地挪了挪屁股,打开了手机上的小游戏,结果游戏铃声太大,响彻了整个办公室。他慌张地调小音量,对着抿嘴瞪他的王爸尴尬地笑笑,然后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玩了起来。


     之后Alpha才轻轻回答道,“您说的对...我听您的...抱歉了。”


     假装玩手机游戏实则在偷听的王嘉尔抱不平了,内心说爹地你没听到这个Alpha感觉要哭了一样吗?人家也只是个孩子呀。


      当然他这么怂是不敢当面和他爸说这些的。结果就是Alpha沮丧地走出了办公室。


      “爹地那我也走了啊,”王嘉尔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把手机装进口袋里,“朴家的小少爷聚会我快迟到了。”


      “早点回来!不要又在外面留宿!”王嘉尔已经捂着耳朵跑了出去,王爸却还对着王嘉尔狂奔离去的背影大喊,“不要让那些Alpha占你的便宜听到没!”






      一路奔跑的王嘉尔看了看腕表,绝望地发现自己真的快迟到了,并且他已经把他的新交通工具撞坏送去修了。唯一能去的办法就是打的和徒步。


      当他跑出门外的时候压根没发现离他不远停了辆车,直直撞了上去。结果就被那辆静止的车反弹到了地上。屁股摔得王嘉尔皱起了小脸。


      “你没事吧?”车上的人走了下来,带着他熟悉的龙舌兰酒味。


      “有事有事有事!”王嘉尔伸出手示意那个Alpha扶一把。客气的Alpha却犹豫了,在他面前是一个散发着诱人奶酪味的Omega。对于一个绅士的Alpha来说这是不礼貌的。


      王嘉尔不客气地抓着Alpha的衣服就站了起来,“我的脚很痛,我怀疑是你的车把我撞成这个样子的。你得负责。”


      “可是我......”Alpha温柔的声音比Omega还Omega,还透露着一丝不满委屈。


      王嘉尔眼珠子轱辘转了一圈,狡黠地笑道,“所以给你一个补救的机会,带我去一个地方。我自己走不到那里啦!”


      “可是我......”


      “好了,我知道我是很慷慨大度的。本少爷不计较你撞我的事啦,你把我送到那里咱俩就一笔勾销。”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最终Alpha还是臣服于这个霸道的Omega下,无奈地说好吧你要去哪。他发誓他从未见过这样的Omega。






      当王嘉尔坐在车子里的时候他就后悔了。怪他孤陋寡闻,这个Alpha的信息素味实在太好闻了,好闻到他觉得自己要提前发情了。


      看到王嘉尔脸上的薄汗,Alpha关切地问道,“很热吗?”


      热你个头啊,能不能收收你那好闻,呸,难闻得要死的龙舌兰酒味啊!


      “我没事。开个窗就好了。”王嘉尔敷衍地笑着摇下车窗,把脸转向外面,深吸了几口气。


      多话的Omega难得一路沉默到了目的地,然后慌忙打开车门就跳下了车。






      走进朴家那个富丽堂皇的别墅,朴珍荣就走过来一把揽住了王嘉尔。


      “你总算来了啊王二少爷,”Beta咬牙切齿,“等了你好久。”


     “你听我解释珍荣,我本来不会迟到的。但是有个无良的Alpha他死拽着我要非礼我,我和他打斗纠缠了好久才......”


     龙舌兰酒再一次入侵了王嘉尔。


     “Mark哥你来了啊!”朴珍荣开心地喊道,那个龙舌兰酒味的Alpha浅浅地笑着走了过来。


      王嘉尔在一旁感觉自己不自在起来,刚刚说的谎在正主面前一下子就心虚了。


      “我给你们俩互相介绍一下吧。他叫段宜恩,Mark是他的艺名。人家可是大明星,平常请都请不到的。”


      “他叫王嘉尔,”朴珍荣把Omega推到Alpha面前,“是Mark哥你上司的小儿子。刚从美国上完学回来。”


      面前Omega的奶酪味酸酸甜甜的,好像还混了其他什么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像是今天上午吃的那个奶酪包一样美味。又圆又湿漉漉的眼眸望着自己,眼底却带着桀骜不驯。


      肯定是个难管教的孩子。


      两人互相点头算是认识了。随后王嘉尔就在人群中跑来跑去和他的朋友们叙旧去了。


      “有谦啊,”把正在和BamBam玩的金有谦揽了过来,不管人家是个Alpha就把手臂搭在了肩上,“你一般都干些什么?”


      “哥!”慌忙把Omega的手扒拉下来,偷偷瞧了一旁的BamBam一眼,才回答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你看你哥我不是刚从美国回来嘛。就被我爹地骂了一顿。我该做点什么我爹地才满意我呢?”


     “......那是因为你把那辆保时捷撞坏了。”


     “......别说这个伤心的事!咳,说正事!你哥我可是斯坦福毕业的。不能吃我爹地的软饭啊。所以我是不是该跟你们一样管理一下什么公司呀?”


      “哥,要知道。我爸都是让我从基层做起的。而且,你是个Omega。乖乖呆在家里也没事的。” 


      “Omega怎么啦!Omega就不能管理公司了吗!”金有谦被狠狠打了一记。


      “而且!”Omega噘起了嘴,“我爹地公司那么多,他管理不过来,我哥哥也管理不过来。这个时候肯定要我出手啦。”


      “那就跟你爹地说嘛!”少爷您可真是难伺候!


      “我爹地好像要把那个娱乐公司给我,”Omega嫌恶地摇摇头,“我在斯坦福又不学怎么管理那些难伺候的明星。”


      还说明星难伺候,明明自己才是最难伺候的好吗!当然金有谦不敢摆在明面上说,Alpha在这个Omega前根本讨不到好处的,但他还是很气愤,奶音凶凶的,


      “给你就不错了!你知道我爸刚开始是让我当门卫的吗!”


      看到这个小Alpha炸毛的样子,王二少爷嘟着嘴瞪了一眼,嘴里嘀咕着“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啊?”拉过BamBam塞到小Alpha手里,端着自己的芝士蛋糕就气鼓鼓地离开了。




      吃完芝士蛋糕,Omega开心地眯着眼摸摸自己有点圆滚滚的小肚皮,到后面的花园里打算去散散步。


      刚出门,就见到那个龙舌兰酒的Alpha坐在秋千上歪着头睡着。阳光、鲜花、还有那隐隐约约的龙舌兰酒味,以及那个闭着眼恬然如天仙的Alpha。


      真好看啊。


      Omega傻傻地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的信息素都有些不一样了。




      鼻尖嗅到比刚刚闻到还甜的奶酪味,像是兑了甜度200%的牛奶,Alpha慢慢睁开了眼。




//
庆祝一位!
王嘎一明天就回归啦!
所以送上新坑😂
以及想的信息素好普通😂

见不到人 我在社交媒体上大哭大闹 就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

怎么怎样都适合你
晴好天气里你是最烂漫的
阴雨天气里你是最温柔的
你太好
轻拿轻放 不准暴晒 不准风吹雨淋